犯罪电影《优雅的世界》解说文案

犯罪电影《优雅的世界》解说文案
图片[1]-犯罪电影《优雅的世界》解说文案-洛小可解说网
40岁的康在宇是黑帮里的中层人物
他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双儿女
儿子出国留学了
女儿在上高中
全家人都靠在宇赚钱生活
在帮派中 在宇算得上是第三号人物
老大负责整个帮派
弟弟老二管一些琐事
在宇是黑老大最看重的人
他务实 能干 忠诚
不像自己的亲弟弟 净会惹祸
老二不喜欢黑老大对在宇的器重
总是酸溜溜的要想办法整垮在宇
最近在宇的女儿开始逃学
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
班主任叫在宇和他老妻子来学校
谈谈问题所在
但是 在宇误解了班主任的意图
他把班主任拉到洗手间
坦白自己是给夜总会
俱乐部这些娱乐场所供货
然后拿出一些钱给班主任
摆脱对方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
其实 在宇知道
女儿故意旷课是想去国外留学
但是家庭的经济状况
只勉强供得起一人学费
女儿不知道家里的经济状况
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逼着父亲把自己送走
第二天 班主任给在宇寄来
一本关于教育的书
里面有在宇的钱
和一张夜总会优惠券
女儿因此和在宇翻了脸
妻子也觉得丈夫的行为实在太丢人了
可在在宇看来
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
要不是因为囊中羞涩
谁会赠送代金券呢
在宇和我们想象中道上的大哥不同
他的家庭很普通
家里的生活费用
孩子的学费
全靠在宇一个人
甚至他们的住处也常年缺水
每天洗脸做饭都是问题
平日里 在宇经常做梦
买一栋属于自己的大房子
和妻子孩子过着幸福和谐的生活
为了过上好日子
在宇谋算了许久
终于等到了机会
敌对帮派和在宇的帮派一起搞了块地开发
但对方不守信 打算独吞
于是 在宇便带人强行把地盘搞到了自己手上
敌对帮派的中层人物黑痣 是在宇的发小
两人从小就是死党
长大后加入了不同的帮派
黑痣找上在宇
好话说尽也没能拿回合同
现在正是敏感时期
帮派之间也不可能开战
所以只能让在宇接手了项目
但是 贪婪的包工头却想要分一杯羹
包工头带工人集体罢工
赶走在宇请来的转包工
霸占工地 要挟在宇妥协
作为一名黑帮大佬
在宇岂能让小小的包工头骑上头嚣张
他当即调来大批小弟
企图赶走工地上的工人
可对方竟抄起了武器反抗
一时间 黑帮和工人打成一团
驱赶行动也演变成了大规模械斗
最终 在宇不仅没奈何得了包工头
自己还挂了彩
这让在宇明白
包工头是铁了心要跟他刚到底
为了能继续开工赚钱
在宇不得已和包工头达成了协议
摆平麻烦后
在宇开开心心地去看了栋心仪的小洋房
他预付了定金
准备从项目中拿到钱就付清全款
之后 在宇买了女儿最喜欢的牛肉丸子
但女儿似乎并不想理睬父亲
头也不回就出门去找同学玩了
下午 在宇等不上母女俩回家
只好自己煮泡面填饱肚子
饭后 在宇看着女儿小时候的照片
幸福的笑出了声
他想看看女儿更多的成长照
但是 紧锁的卧室门上明确写着
不许父亲擅自进入的提示
可正在兴头上的在宇管不了那么多
直接用钥匙开门进去
找到了女儿的其他照片
还翻看了女儿写的日记
在宇饶有兴趣的欣赏着女儿的小秘密
却发现满本日记都是在写父亲的坏事
更像是一个记仇本
记录着女儿对父亲的所有不满
看着看着 在宇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女儿在日记中
抱怨着父亲的流氓行为
希望他和母亲离婚
甚至觉得父亲应该像别的混混一样被捅死
在宇怎么也不会想到
女儿居然这恨自己
这夜 在宇喝了很多酒
女儿回来看到自己的房门大开
气冲冲地指责父亲不守信用
当她得知父亲还偷看了自己的日记
更是委屈的差点哭了出来
事已至此 女儿也就不再藏着掖着
坦言称 自己早就想父亲远离这个家
在宇听得很心酸
醉酒后的他
从厨房找出一把刀递给女儿
他说 与其被小混混捅死
不如死在女儿刀下 顺便称了她的心意
父亲的举动让女儿感到害怕
她联系不上母亲
便打电话报了警
在宇问警察解释
自己只是在和女儿吵架
没必要大动干戈
但女儿作为举报人
还是得去警局走个程序
晚上 因为在宇打架受伤
而生闷气的妻子回来了
妻子赶在宇去睡客厅
并告诉了在宇女儿讨厌他的原因
从前的某一天
在宇因为帮派的事情打了人
正好被路过的女儿看到
父亲的暴力行为给女儿留下了心理阴影
所以女儿一直害怕着父亲 担心着母亲
妻子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被在宇毁了
她不想女儿的人生也要遭受到伤害
妻子给了在宇两个选择
要么洗手不干 要么离婚
一边是即将到手的可以改变生活的钞票
一边是深爱的家人
在宇真的无法抉择
不论失去哪个 他都不会好过
第二天早上
在宇刚出门就被几个小混混盯上了
在宇警惕性很高
他走进商店装作买烟
然后顺手拿了把美工刀
反身与准备偷袭的小混混对峙起来
小混混见行迹败露
直接挥刀向在宇插去
幸好在宇及时握住刀
避过了要害
这时 另一个混混冲了进来
在宇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抓在机会拔腿就跑
一直拖到警察赶来
在宇才松了口气
很快新闻直播就报道了这起事件
据警方调查
在宇和小混混属于敌对帮派
而且双方势力最近在争夺一个工地
所以 在宇的案子被警方定性为黑社会仇杀
在宇的女儿看到这则新闻
心里更加恐慌
晚上 黑帮老二破天荒来警局接在宇回家
老二告诉在宇 警察已经盯上了他
因此 项目现在只能换老二接手
等在宇回到家发现
妻子和女儿都不见了
还没等他处理好伤口
房产公司就打来电话
催促在宇尽快支付房款
紧接着 在宇的发小黑痣也打来电话
黑痣看到新闻后
立刻调查了事情真相
他查到刺杀在宇的小混混
其实早就退出了帮派
而老二的小弟却在事发后
给了混混们一笔钱
很明显 这是老二嫉妒在宇的财路
才专门使坏 要把项目据为已有
得知真相的在宇怒火中烧
当即找上老二一顿暴打
怡好 黑老大路过看到了这一幕
见弟弟被打 直接给了在宇一耳光
在宇欲言又止 他突然想到
或许黑老大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所以在宇没有多言
说了句对不起 转身离开了
黑老大察觉到事情不对
逼问弟弟手下 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黑痣趁机策反在宇加入自己的帮派
但在宇对大哥情深义重
坚决不当叛徒
十年前 在宇被人捅了没钱做手术
不得已把房子卖了
那时 在宇带着一家人流落街头
是大哥出手帮助了他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即使现在的黑老大
过河拆桥断了在宇的财路
在宇也不能做对不起大哥的事情
次日 在宇去丈母娘家想劝回妻子
可妻子已经受够了提心吊胆的日子
也早就做好了离婚的准备
在宇说 20年前
他为了家里的生计加入了黑帮
20年来 他打打杀杀拼命赚钱
为的就是能让妻子儿女吃上饱饭
过上好日子
这么多年都好好过来了
干嘛要离婚
可妻子却说
是在宇不让自己工作
而且她用在宇带回家的钱
从来没觉得踏实过
妻子这般圣洁的话让在宇无言以对
想起这些年吃的苦
在宇不禁潸然泪下
妻子心里过意不去
便答应在宇
只要退出黑帮
这日子不是不能过
现在的在宇已经失去了事业
不能再失去家庭
这次他下定了退帮的决心
在宇主动找到老二赔礼道歉
并表示自己上了年纪 不想再折腾了
他愿意放弃一切
只求老二给留个批发生意
让自己养家糊口
在宇不想给大哥添堵
所以才想与老二重归于好
让大家都放心
但是 小心眼的老二
并不想就此放过在宇
上去就是一刀
在宇红了眼 反身撂倒老二
顺势塞进车里
等老二的小弟追上前
在宇已经驾车疾驰而逃
意外的变故让在宇慌了手脚
他打电话给黑痣要一些人手帮忙
黑痣闻言 又开始策反在宇
黑痣让在宇把老二带给他们帮派
以此威胁黑老大 定能护自己周全
这也是在宇唯一活命的机会
就在在宇思考的时候
老二从昏迷中醒来 赶紧跳车逃跑
在宇二话不说
追上去就要砸死老二
老二吓得连忙求饶
还把哥哥搬了出来
听到老大哥 在宇心软了
他把老二塞进后备箱
拒绝了黑痣的提议
然后拨通了黑老大的电话
黑老大是有个有情有义的人
知道弟弟干的蠢事 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而他一直把在宇当做亲弟弟看待
所以一接起电话就不断给在宇道着歉
在宇宽慰大哥 不必担心老二的安危
倒是他自己想退出帮派纷争
希望大哥能够成全
黑老大一口答应下来
并约好了碰面地点
这时 老二的手下找到了在宇的车
救主心切的小弟们
在街道上疯狂追赶着在宇
经过岔路口时
在宇不慎撞上了一辆公交
紧追而后的小弟们也挨个碰碎碎的追了尾
好在在宇的大奔车上弹出了安全气囊
但不幸的小弟们却排队领了饭票
在宇不敢耽误时间
打着火继续赶往目的地
等他到了地方下车才看到
后备箱已经在刚才的车祸中
被撞出老大一个坑
而那里正好是老二脑袋的位置
这时黑老大来了
在宇想要解释
但老二的尸体不给他这个机会
老二是黑老大在世间唯一的亲人
现在弟弟死了
黑老大也顾不得往日情分
他从后备箱掏出猎枪
击中了在宇的腿
黑老大要杀死在宇为弟弟偿命
可是在宇还有妻子儿女等着他养活
况且老二也不是他杀的
在宇不甘白白死在这里
就在黑老大开枪的那一刻
在宇一把扑上去夺过猎枪
嘀喃自语解释着老二的死因
他明白黑老大不可能放过自己
但事到如今 他也别无选择
在宇一枪放倒黑老大
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晕了过去
医院的手术室门前
在宇的妻子和女儿赶来了
黑痣告诉在宇妻子
她丈夫是因为退帮才搞成这副模样的
随后 黑痣和在宇妻子被警察叫去问话
女儿拿着父亲的东西
独自等在门前
钱包里的照片引起了在宇女儿的注意
照片中有她们的全家福
有她和父亲的合照
想起从前的幸福时光
女儿也就忘记了父亲坏的一面
不管怎样 至少父亲是爱着她和家人的
只是有时候方式不对而已
看到父亲钱包里的许多张彩票
她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她心里 父亲也有可爱的一面
之后 在宇进了监狱
妻子带着女儿看望了他
值得高兴的是
现在的女儿改变了对父亲的看法
在在宇坐牢期间
妻子和黑痣常来探望
妻子对洗心革面的丈夫有了改观
她宽慰在宇不要担心
自己会一直支持他
虽然家里经济不好
不能再供儿子上学
但有什么全家平安更重要呢
而黑痣来此是为了利益
黑老大和老二都挂了
项目的合同还在在宇手上
所以黑痣想要接管在宇的小弟和项目
为了妻女有钱花 儿子有学上
在宇只好重操旧业
答应了与黑痣一同经营生意
不久 黑痣上下打点
终于把在宇捞了出来
这一天 黑痣带着小弟们去迎接了在宇
在宇的妻子却说生病了 来不了
有了钱的在宇如愿买了个小洋楼
但女儿还是适应不了父亲的黑帮生活
之后 在宇供女儿出国留学
妻子因丈夫重入黑帮而不高兴
也跟着女儿出国了
若干年后 41岁的在宇
被诊断为糖尿病性 高血压
在诺大的豪宅里
他独自生活
他不会做饭
只能有一顿没一顿的吃着泡面
快递员送来了一盘录像带
里面是国外妻子女儿发来的生活视频
在宇一边吃着泡面
一边看着录像里优雅的笑着闹着的家人
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眼眶里满是泪花
这一刻 心酸 寂寞 委屈 悲哀万千思绪涌上心头
在宇难受的把方便面摔到地上
可这又能怎样
他不情愿地去拿抹布
一边蹲下捡起方便面和碎碗
一边侧过脸去看录像画面
他仍然无奈而落魄
但已经一如往常地平静了
在这个世界上 连黑社会都是如此的无奈
中年男人真的太难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