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电影解说文案

《悲伤逆流成河》电影解说文案
图片[1]-《悲伤逆流成河》电影解说文案-洛小可解说网
故事发生在2007年的上海 
男主刘安和女主夏尔是邻居也是同学 
算是儿时的朋友 
但家庭条件相差甚远 
刘安家境不错
家人关系和睦
夏尔家只有母亲按摩的微薄收入 
母亲还总是打骂夏尔
这天男夏尔惯例一起去学校
途中夏尔看到几个恶霸 
正在欺负一个女孩小米
巧的是小米转学过来和男夏尔成了同学
夏尔认出了她
虽然并未说破 
一些同学向小米介绍情况
夏尔的校服和其他人一样 
因为穷 
不想花钱买新校服
刘安是校草也是班长 
品学兼优
今天学校的优秀学生表彰会
刘安就是被表彰的
同样被表彰的还有3班的顾森湘
刘安帮忙递手机时
两人有短暂的接触
之后在台上
刘安弯腰接过花
再一个起身
不小心击中了湘湘的脸
也太准了 我心疼湘湘一秒钟
此时的夏尔在医院
早起便觉得下体很不舒服
反正这个会跟自己没啥关系
就来做个检查
话说湘湘花粉过敏
刘安陪她也去了医院
另一边夏尔检查完毕
医生说这个病叫锐湿疣
蛮严重的
一般是通过性行为传播
夏尔连忙表示我没有
医生继续说
间接传播也有可能
有没有去过公共浴室啊
夏尔还是摇头
医生让她下次叫家长
激光一次500
一个疗程5次2500块
还不算涂抹的药
听到这个数字字夏尔是崩溃的
出了门就开始边跑边哭
然后进了电梯
电梯里还有一个人
是来看双胞胎姐姐的顾森西
从校服判断
夏尔和自己同校
上前安慰了几句
回到家后
夏尔握着从医院带回来的药
思考了片刻
试图告诉母亲自己的病
但那个病有点难以启齿
欲言又止时
母亲打断道
你是想骗医药费是吧
夏尔生气的走开了
没多久
刘安路过夏尔家窗口
把那束花送给了夏尔
话说小米转来这
看上了刘安
但感觉刘安喜欢夏尔
于是拐弯抹角的问夏尔
和刘安是什么关系
夏尔表示只是邻居关系
小米不信
放学后
湘湘找到刘安
他们都要参加竞赛集训
湘湘在统计大家是住宿舍还是回家住
而小米
为了知道夏尔到底是不是情敌
决定跟踪夏尔
夏尔这天药用完了
准备去买
因为钱不够吧
没去正规医院
选择了一家妇科小诊所
出来后小米用手机给她拍了张照
隔天夏尔性病的消息传开了
一传十
十传百 添油加醋的各种版本
然后夏尔发现
到处都是打量的目光
刺耳的嘲笑
和指指点点的细碎声响
再后来同学们越发肆无忌惮
某些人直接动手欺负夏尔
朝她衣服泼红墨水
往她饭菜里倒食物残渣
从天而降的一盆凉水
这段时间刘安都在竞赛集训
夏尔只能一个人抱着自己哭
某天夏尔的书包又被第N次扔进水里
夏尔下水要把它捞起来
一个踉跄
顾森西突然出现把她拖上了岸
年纪轻轻的干嘛想不开
夏尔表示我捞个书包而已
西西不相信
觉得自己就是挽救了一条生命
简直棒棒哒
为什么我这公优秀
见夏尔还是一副不想活的样子
西西喊道你明天敢不敢旷课
次日旷课带夏尔到了一个
风景很好的地方
吃早餐
夏尔问出了心中疑惑
学校的那些话你一点都没听见吗
怎么还愿意跟我一起玩
西西表示胡说八道的人太多了
我上课都不听还听这些
况且那个病又不是非得那样才能得
然后夏尔告诉了他得病是真的
不过自己还是少女
对于夏尔被同学欺负这事
西西给她出了个主意
你要反击
你越害帕他们越来劲
于是在被人用口香糖粘头发时
夏尔把它粘了回去
在被人故意用球打头时
也狠狠的把球拍了过去
某男为了躲夏尔
自己把菜撒一身
还大骂夏尔有病时
夏尔拿起水管对着他喷了起来
这时刘安回来了了了
一把夺过夏尔手里的水管
你干什么
出了食堂
水管另一头的西西问
咋样
某男是不是浑身哆嗦啊
刘安生气的把水管甩在他身上
西西可不是省油的灯
把水泼在了刘安脸上
刘安一拳了上去
喷水的事儿
被学校知道了
校长点名批评了高
二一班的夏尔
正说着
西西故意把话简线给伴了
还上台解释我之所以会被拌倒呢
是因为被刘安打的眼睛看不见了
然后学着校长的话批评刘安
闹完从话简架的圆孔处
对着夏尔卖了个萌
这么一闹夏尔没那公难受了
西西被罚站在走廊
湘湘过来给他围了个围巾
居然背着我交女朋友
西西顺势拿姐姐的手机存了夏尔的号码
以后找我
打这个电话更快
夏尔又去小诊所买药了
医生推荐她用激光了
一次一百十次就好了
夏尔决定去找母亲要钱
这时母亲正在给人按摩
之前说好这个时间不准回家的
母亲在门外把夏尔骂了一顿
找我按摩的都是些什么人你知道么
居然还回来自投罗网
骂完正要走
夏尔说我要钱
母亲一边给钱一边又骂了几句
这天全校要去科技馆
夏尔身体不舒服
把包旅在大巴上
去了厕所
司机问人齐了吗
小米表示齐了班长直接在那边跟我们汇合
夏尔跑出来时
车已经开走了
正不知她何是好
西西再次出现让她反击
夏尔说没用的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否则我的人生是不会好的
这时西西班的车也要出发了
把夏尔带了上去
到了科技馆
西西抢过夏尔手机
把自己和姐姐的号码存了进去
我的手机老被没收
存上她的比较保险
边走边聊迎面遇见了
从全国比赛现场过来的湘湘和刘安
见刘安的衣服在姐姐身上
西西也把外套脱了罩在夏尔身上
科技馆的活动结束了
夏尔回到班级车里
发现包里的钱不见了
她当然知道是谁干的
质问小米我的钱呢
旁边的女生举起手中的零食这呢
小米顺势说夏尔请大家吃东西
这可是好不容易要来治病的钱
夏尔既委屈又愤怒
在看到被花剩下的硬币时
终于爆发了冲上前打小米
谁拉都不好使
把药挤在她脸上
一顿抹
这时刘安来了
准备把喊着我看不见了的小米
送去科技馆的急救室
临走前看到了夏尔的药
事后
刘安对夏尔说
还好小米眼睛没什么问题
两人就这件事产生了争执
刘安认为夏尔不对
夏尔则表示生你活在光亮里
就觉得全世界都是光亮的
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欺负我的吗
刘安还是不认同夏尔的做法
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回到家夏尔把刘安送的花扔了
然后开始找钱找到了装着学费的信封
这时被喊去学校的母亲回来了
你怎么得这样的病
夏尔哭着说我也不知道啊
我没去过公共浴室是也没用过别人的毛巾
说到这里母亲住了
想起客人洗澡时用过夏尔的毛巾
接着母亲牵却夏尔的手说
“走妈妈带你看病去”
感受到了久违的母爱
夏尔流出泪来
某天夏尔骑车回家
又撞见小米被人欺员
小米让她不许告诉别人
否则弄死你
夏尔没搭理她
小米决定找流氓整夏尔
对方表示是刘安女朋友是吧
小米说对
并把夏尔手机号发了过去
隔天夏尔和西西约会时收到一条短信
你是刘安女朋友吗
接着又发来一条
夏尔觉得应该是找湘湘的
把短信直接转了过去
内容是刘安让我给你带了东西
麻烦来学校后门取一下
湘湘跟刘安今天也有个约会
因为要拿东西
告诉刘安会晚点到
等到了后门湘湘发觉不对劲
给弟弟打电话
西西正约会
手机又没电关机了
就想着过会再回
本来要整夏尔的那帮人
追着湘湘到了天台
她恐惧的一退再退
不小心摔了下去
一个年轻美好的生命就此陨落
警方表示短信我们会着重调查
夏尔想向西西和刘安解释不是自己干的
他们都没理夏尔
学校里又出现了新的传言
夏尔指使流氓害死了顾森湘
夏尔再也承受不住了
决定跳河
用自杀结束这一切 
学生们纷纷前去观看 
夏尔冲着他们声嘶力竭的大吼 不是我 
然后指控这些人的所作所为
如果我忘不掉
怎么被你们欺负
我不知道是谁杀死的顾森湘 
但是杀死我的
就是你们
说完向前跑去 
刘安和西西都冲了出来 
刘安被拉了 
西西追了上去 
夏尔跳进河里后
被西西拖上岸 
但应该是没有救活 
后来刘安搬家了
把一束花在了夏尔窗前
小米被判有期徒刑
夏尔母亲把按摩床卖了 
西西转学了
他自我介绍说
我叫顾森西 
西是太阳从西方升起的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