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电影《杀人依赖》解说文案

犯罪电影《杀人依赖》解说文案图片[1]-犯罪电影《杀人依赖》解说文案-洛小可解说网
雨夜 一个女人独自走在路上
进入无人的小巷后
她发现有人跟踪她
于是加快步伐 跑向自己的房子
却在离开门只有
一步之遥的时候被打倒在地
这已经是第八名遇害女性了
像往常一样 警方毫无头绪
课长大骂警员仁俊
如果再找不到更像样的线索就滚蛋辞职
仁俊是办案老手
他心思镇密 侦查推理很有一套
但是杀人犯作案无规律 不留痕迹
让仁俊难以发现
所以他打算去犯罪现场碰碰运气
在宇是银行的普通员工
他温柔优雅 非常爱他的妻子秀晶
这一天 秀晶邀请哥哥一起吃饭
但是在宇的老板突然要求加班
在宇不得不打电话给妻子说
一定会赶在晚饭前回去
秀晶让在宇干完活赶紧回家
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说完开心地挂断了电话
那天又下大雨了
恶魔再次出没
秀晶买了食材
刚走进巷子
杀人犯就现身背后将她打晕
不久之后
下班后的在宇准备给妻子打电话
面包车里 杀人犯从秀晶的包里掏出手机
看了一眼就扔出了窗外
在转弯的瞬间
杀人犯撞到了前面的皮卡车
他没敢停留 一脚油门
头也不回地跑了
货车司机当下报了案
恰好 警察仁俊就在附近
仁俊收到消息后尽快赶到现场
卡车司机说
他的车出了点问题 他打算靠边停车
但是后面的车突然变道 撞了上去
而此时 杀人犯已经开始行凶
鲜血让他变得异常兴奋
车祸现场 仁俊在路边
发现了一部摔坏的女性手机
敏锐的仁俊觉得
这不是简单的肇事逃逸
他立即联系同事
帮忙追查可疑的面包车
同时和搭档沿着面包车逃离的方向追去
不久后 夜幕降临
仁俊途经上山的
一条小道时发现了线索
被雨水浇湿的泥土上
有着明显的车胎印
应该是凶手上下山留下的
从印记的明显程度可以看出
对方刚离开不久
而这里只有一条路
想必凶手还未逃远
仁俊让搭档加快速度
终于在一个红绿灯前找到了那辆
车轮周围沾有泥泞的蓝色面包车
仁俊赶紧上去阻拦
搭档也在旁配合
切断了杀人犯的逃跑路线
仁俊先以肇事逃逸的罪名
将杀人犯拷上警车
然后从面包车内的脚垫上
发现了沾血的女性头发
显然这个奇怪的男人有重大嫌疑
很快 警方就发现面包车内满是血迹
而且还不是一两个人的
仁俊高兴坏了
抓捕连环杀人犯的功劳
必定让他升官加薪
这时 仁俊接到了妹夫在宇打来的电话
听到妹夫打听妹妹秀晶
仁俊下意识看了下通话记录
满排都是妹妹的未接来电
仁俊没有多想
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突然 他听到同事查到手机机主是闵秀晶
仁俊浑身一颤 顿感天旋地转
他跑到拘留室一把掀起杀人犯
看着对方脸上轻蔑的冷笑
仁俊崩溃了
其他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拉住了施暴的仁俊
杀人犯擦了擦嘴角的血说道 去找吧
仁俊连夜赶往妹妹家中
此时 妹夫在宇已经收到警方的通知
仁俊劝慰他 是不是秀晶还不确定
说完就径直走进卧室
从枕头上拿到妹妹的头发推门离开
第二天一早
彻夜未眠的仁俊得到了难以接受的答案
受害人确实是他的妹妹秀晶
紧接着 警局倾巢出动
一队搜索杀人犯家 一队彻夜搜山
杀人犯家的院子里挖出了三具女尸
可山林太大 又下着大雨
找一具埋起来的尸体犹如大海捞针
而杀人犯对自己的罪行不以为意
杀人对他而言像是游戏般随意
并一个字也不肯透露
把秀晶和其他尸体埋在了何处
审讯室里 仁俊突然闯入拷住了同事
他暴打杀人犯 逼其说出埋尸地点
可杀人犯铁了心不开口
仁俊慌了 妹妹是他在世上的唯一亲人
他必须见到妹妹的尸首
仁俊甚至跪在地上祈求杀人犯
可杀人犯还是那句话 去找啊
仁俊顿时大怒
掏枪顶到了杀人犯的脑门上
一旁的同事急忙劝仁俊不要冲动
不然他妹妹和其他受害者就都找不到了
第二天 杀人犯在警察的保护下去指认现场
受害者的家属们无不咬牙切齿
恨不能马上生撕了这个冷血的恶棍
在宇揣着刀试图为妻报仇
却也只能被警察拦在半路
他死盯着杀妻凶手
眼神里满是愤怒和恨意
妻子遇害后 在宇伤心欲绝
看着往日的合照 更是心如刀割
他发现了抽属里的验孕棒
妻子遇害的那晚是要告诉他怀孕的事情
仁俊心里也很不好受
作为兄长 他没能保护好妹妹
作为警察 他又不能滥用职权
仁俊坐在父亲墓前
哭诉着心里的痛苦
但由于死刑的废除
杀人犯也只被判了终身监禁
一段时间里 仁俊只能借酒度日
在宇更是想不开差点自我了断
这天 仁俊从噩梦中醒来
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黑帮老大被人刺杀
而仁俊又是和黑帮打交道最多的警察
因此 警方将此案交由仁俊去办
警方怀疑 黑老大死后最大的受益者
应该是帮派的二把手 人称带鱼
众所周知 黑老大和老二带鱼有过节
为争地位除掉眼中钉 动机非常合理
对此 带鱼拒不承认
为找证据 仁俊查到了
带鱼和黑老大共同的大哥宋明
仁俊从一个退隐江湖的二五仔口中打听到
5年前 黑老大为上位出卖了大哥宋明
根据j方的记录
当初确实是黑老大提供的证据
把宋明送进监狱判了终身监禁
而这5年来 也没有一个小弟探望过宋明
仁俊灵光一闪 想到了新的线索
他查到宋明前段时间
有过学习休假出狱的记录
时间点正是宋明的老相好去世
黑道上的事 仁俊一清二楚
他去殡仪馆调出监控录像
果然发现了蹊跷的一幕
他的妹夫在宇和宋明见了面
当初 杀人犯获刑
而妻子秀晶的尸首还下落不明
在宇受不了痛苦的煎热选择自杀
却没能死成
此后 那个斯文本分的在宇已经消失
仇恨充斥着他的内心
他开始锻炼身体增强体魄
一扫往日的软弱
成为一个冷血杀手
他与出狱吊言的宋明达成交易
开始了互换杀人对象的复仇计划
在宇帮宋明杀了黑老大和带鱼
反之宋明要帮在宇干掉杀人犯
而仁俊并不知道两人间的交易
他翻墙进入在宇家
院子里满是狼藉
不知多久没有收拾过了
这时 在宇正好回家
谨慎的他发现情况不对拔腿就跑
仁俊紧追而去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 在宇的装扮与体型
和监控中杀死黑老大的人如出一辙
加上在宇刚才的反应
仁俊不认为这是巧合
在宇没有否认
躲藏起来不和仁俊正面交谈
被在宇甩开之后
仁俊返回在宇家破门而入
往日温馨的小家 如今已不成样子
窗户上贴满了报纸 屋内没有一点阳光
桌上也被刀刻满了要全杀死的字样
看着破烂的沙袋 零散的健身器材
以及满墙跟踪偷拍的照片
仁俊明白 确实是在宇杀的人
但还是不知道他为何杀人
仁俊从照片中看到了带鱼
他即刻打电话过去让带鱼务必小心
但为时已晚 在宇驾车冲出
撞死了带鱼
混混们见大哥遇害
拦住在宇一顿暴揍
仁俊及时赶到鸣枪示威
阻止了混混们施暴
但他刚一回头 在宇又消失了
做完这些 在宇放火烧了房子
等待着最终的复仇
监狱中 宋明将磨好的小刀绑在手上
对正在洗澡的杀人犯发出挑衅
可杀人犯毕竟不是善类
他即使在监狱
也没有忘记每日训练的习惯
他的凶狠让狱警不敢靠近
让犯人们闻风丧胆
宋明曾是数一数二的玩刀高手
但面对杀人犯 他的刀似乎失去了锋芒
两人在浴室里展开生死较量 双双倒地
医院里 宋明将自己和在宇的交易告诉了仁俊
但宋明没有说
他们的交易其实不止如此
在宇不要宋明杀掉凶手
他要让凶手留着一口气亲手复仇
这时 医院的火灾警报响起吵醒了杀人犯
他毫不犹豫地掰断拇指挣脱了手铐
并顺手杀死了赶来的两名警察
但没等他逃出医院
早就埋伏好的在宇突然现身将他电晕
仁俊心有疑虑
跑去犯人病房看到了被杀的警察
追到医院门口
又正好看到在宇把杀人犯塞进了救护车
仁俊立即追了上去
二人在大街上上演飙车戏码
警车的撞击触动了警报
警局第一时间发觉不对
定位仁俊的车 马上出警增援
途中 在宇将仁俊逼进路旁的沙堆
然后驾车去往妻子遇害的大山
逼迫杀人犯带路指认埋尸地点
被插了一刀后 杀人犯乖乖就范
他把在宇带到一块石头前开始挖掘
与此同时 紧追而来的仁俊发现了地上的血迹
而狡猾的杀人犯其实并不是在挖尸体
他在这里埋了一袋杀人工具
当在宇准备挺身而出时
杀人犯突然拔出扳手
连续击打在宇的头部
这一幕被赶来的仁俊看到了
看着妹夫死在自己的怀里
仁俊悲痛欲绝
他追上腿脚不便的杀人犯
用拳头歇斯底里地打
在仁俊举起石头
要砸死杀人犯的时候
增援的警察赶来阻止他
想到自己的职责
仁俊放下石头
而杀人犯开始嘲讽他
死去的妹妹和妹夫
以及那些无辜的人们
让仁俊心中的司法制度轰然崩塌
他再次挥动手中的石头
但是狙击手击中了他的手臂
仁俊又愤怒又仇恨
他知道没有死刑的法律和监狱
会成为这个连环杀手的保护伞
搭档不忍仁俊这么痛苦
他示意仁俊拔出腰间的手枪
用子弹维护了正义
而被爆头的杀人犯
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他知道
一个正直的警察变成了杀人犯
会因为谋杀被法律送进监狱
电影的最后 也终于找到了秀晶的尸体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