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棺》最新盗墓电影《开棺》,全程刺激胆小勿入,解开千年古墓的谜团!

图片[1]-《开棺》最新盗墓电影《开棺》,全程刺激胆小勿入,解开千年古墓的谜团!-洛小可解说网一伙盗墓贼闯入一个唐代古墓
随着时光的开启
一具千年不腐的干尸映入眼帘

死了这么久
这黑水瓶的肉了
该尸口中所含的寿险玛瑙珠价值连城
可就在众人为墓中宝物惊喜万分时
食管里的干尸竟不翼而飞
转而来到了他们的身后
盗墓贼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混乱中
有人触发了恐怖机关
一人在惨叫声中跌入深不见底的洞中
随着干尸缓缓抬起手臂
地上那些陪葬的工匠纷纷开始动了起来
鬼哭狼嚎中只有三人逃了出来
可他们的厄运却并未就此终结
隔天
其中一个叫巴剌的人就被发现横尸家中
死状极其诡异
初步尸检发现极有可能是被吓死的
死后还被人在眉心和头顶钉进一枚钉子
负责办案的警官老韩在巴拉的鞋底取下一些泥土
扑鼻而来的腥臭味
简是他曾下公墓藏匿于房梁上的倒斗工具
更是佐证了老韩的推测
那巴拉的死
会不会是同伙的黑是黑呢?由于现场并没有留下有用的线索
老韩只能先把尸体运回去
进一步寻找蛛丝马迹
这时
一个古玩店老板大嘴告诉老韩巴拉的死很可能和鬼手有关
这家伙是当地最大的盗墓贼
神出鬼没
不仅开车撞死了大嘴的妻儿
老韩的师傅也在追查鬼手下落时不知所踪
据大嘴透露
房间传言的鬼手极有可能并非只特定的某一个人
而是一群人
八剌尸体上的钉子是风魂精
来自民间的一种邪术
专门用来封印死者的三魂七魄
身为一名人民警察
老韩当然不相信大嘴的这些说辞可接踵而来的怪事
让老韩开始不得不怀疑坊间传言是否真的确有其事
因此
恐怖的太平间里
白布下的死人似乎在动
女人隐隐察觉不对劲
只想快点离开
可一回头
发蜡的嘴里竟然长出了一只人手微信带来的老韩从未见过如此瘆人的场景
法医小兵推测
这应该是一种斧生真菌
巴拉斯与碱中毒或许跟他进入了那个古墓有关
与此同时
和巴拉一起逃出古墓的售后情况也不容乐观
只见他面容呆滞
神情恍惚
浑身长满疱疹
和巴拉身上的一样
家里人以为他中了邪
请来神婆一番操作
点燃福祉
将灰烬放入碗中
就着清水让售后服下
然后用沾上公鸡衔的白布将售后盖住
老韩带人打断了这一荒唐的仪式
受侯妻子撒泼打滚
痛斥他们破坏了教会仪式
会害死自己的丈夫
混乱中
一股阴风吹过白布下的圣侯突然开始抽搐
不止
口吐鲜血
众人立刻上前掀开白布
可售后睁眼看到的却是古墓里的景象
拿了
这个
瘦猴猛的扑过去
掐住对方的喉咙
殊不知差点害死自己的妻子
被众人拉开后
瘦猴晃晃悠悠倒地而亡
膝盖和脚底也被人钉了钉子
老韩在瘦猴的车上发现了鬼似的册子
据神婆交代
瘦猴就是从那里回来后就变得疯疯癫癫的
老韩找到一个叫拌面萝卜的人
据他所说
冯文斌在人死后封印在对应的位置
就可以在相应的时间收取
三魂七魄
在梦兰鬼节的时候
借魂转命算算日子
也就是五天后离开时
老韩无意瞥见一个交易现场男人手中的文物气味和巴辣脚底泥土的气味一样
对方眼看不妙
撒腿就跑
被抓后
才不得不承认这是从姐夫那偷来的
而他的姐夫正是之前夏目的秃子
巧的是
他也刚刚去世
可老韩刚刚赶到村口
就看到一群披麻带笑的人
鬼哭狼嚎的跑了出来
还有人吗?
男人好不容易从粽子的手里侥幸存活
几天后就突然横死家中
只因为封关时间超过了午夜十二点
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
等到老韩赶到时
棺材里只剩下黏糊糊的东西
突然一道黑影闪过
追过去竟是兔子的媳妇儿
我老公他要
都过来了
一道人影闪过
他们一路追着阁楼
黑漆漆的
里面摆满了诡异的纸人
突然冲出来的凸子力大无比
见人就要好在老韩应急能力满分
反手一副银手铐将其送到了医院
原来屋子自打从墓里回来后
就神神叨叨
妻子未免生事端
这才让秃子假死骗过外人
可对于其他事情则一问三不知
调查陷入平静的老韩突然回想起半月萝卜的话
别想我
没想到这三个人的生辰八字以及遇害时间
花剌可以取天魂
兽猴可以取地魂
而兔子则可以取人魂
之所以兔子还没死
或许是时机还没到
老韩立刻联系助理
得知秃子抢救无效
被送往太平间后
立刻让其赶过去
凶手极有可能要下手
然而等到助理匆匆赶过去时
也来袭一步
兔子的腹部已经被钉了
钉子
听到异响的助理赶紧追过去
和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陷入缠斗
对方身强体壮
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助理
也被对方重伤
浑身是血倒在地上
屡次受挫的老韩侠盗一家棺材铺
这里的墙壁已被腐蚀长满了散发恶臭的绿毛
老韩在鲁班画的后面发现一条密道里面同样腐败不堪
令人作呕
遇到最里面摆放着一个祭台
很明显
这是不久前才布置好的地上的法阵里摆上了三个死者的照片
三魂一曲就差七破了
而放在最中间的迷你棺材里
竟然就放着小兵的照片
很显然
凶手最后的最后的目标
老韩立刻打电话给小兵
可已经来不及了
凶手在电话那一端留下一个地名
可老韩赶过去
却在黑衣人的引诱下不幸掉进一个陷阱
而这里就是此前那群盗墓贼曾经光顾过的唐代古墓
只不过石棺中的人换成了小兵
一阵坟墓飘过
老韩晕了过去
然而此时的小兵却在悬崖边醒了过来
很显然
刚刚的一幕只不过是老韩的幻觉
凶手的真正目标其实并非小兵
而是老韩身处一身诡异的古墓
这个凶手到底是谁?他为何要知老韩于死地
孤立无援的老韩又该如何逃出升天?最新电影开关将解开所有的谜题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