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电影《何以为家》解说文案

剧情电影《何以为家》解说文案图片[1]-剧情电影《何以为家》解说文案-洛小可解说网
警卫给12岁的阿强戴上手铐
一直到法庭。
记者聚集在法院外面。
迎接这次不寻常的审判
阿强是这起诉讼的原告。
被告席上那对夫妇是他的父母。
但他们不知道。
儿子为什么要控告自己?
法官问阿强年龄
而阿强不知道
律师上前解释。
阿强出生时从未登记。
所以没有合法身份。
他的父母也不知道它的确切出生日期。
阿强带手铐的原因
是因为在
不久前因持刀伤人被捕。
法官问他是否知道他为什么出庭。
阿强当然知道。
他来起诉他的父母。
阿强从小在老城区长大
他没有上学
并帮助家庭维持生计
此外
阿强还有一个特殊任务。
她利用母亲生病、父亲瘫痪等原因去了各个药店取药。
然后和妈妈把这些药捣碎了。
与清水混合
再将衣服放入水中浸泡
晾干后就可以得到满载药品的衣物
母亲会将经过特殊处理的衣服
带到阿强的哥哥所在的监狱
哥哥兴奋地表示
那些衣物在监狱里销路很好
对于这个能把洗衣水卖得比肉还要值钱的儿子
阿强在一旁听着他们讲话
感觉有些不自在
每天都会有一辆校车路过阿强打工的杂货铺
眼里满是羡慕
而他只能为生活里的财米油盐努力的活着
临走时
店主富贵特地给了阿强一袋拉面和甘草
并嘱咐这是给她的妹妹阿珍的
但是阿强转身就把整袋东西都扔掉了
除了阿珍阿强还有几个妹妹
母亲一边照顾孩子
一边忙着清理积水
他嘴里不住地抱怨
这里简直就是老鼠坑
阿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阿强发现妹妹的床单沾染了血迹
而是单独找到了阿珍
阿强十分担心妹妹现在的处境
妹妹的朋友曾经也是这样
后来就被一个男人带走了
如果妈妈知道这件事
肯定是要把阿珍交给富贵了
其实妹妹认为富贵人还不错
还会定期给自己拉面和甘草
阿强则坚持认为
妹妹如果嫁给富贵一定是不会幸福的
他一边说着
一边帮妹妹洗好了内裤
并脱下了自己的上衣
让妹妹塞进衣服里
晚上阿强向父母提出了想去念书的想法
可他的父亲并不同意
而母亲则觉得没有什么不好
学校会给孩子们发放食物和衣物
阿强还可以把吃的带回家来
阿强表示他可以上午去学校
下午再去富贵那边打工
可父亲表示
如果富贵生气了
则会把他们赶走
上学的事情无疾而终
阿强没办法上学
依旧在为富贵打工
他也只能在送货的路上遇见校车时多看两眼
阿强回家看到了富贵家送来的几只鸡
而且妹妹也化了妆
穿着漂亮新衣服坐在一旁
阿强愤怒地问妈妈
他们是不是要用这几个鸡换走阿珍
妈妈却让他别管这件事
而他们一家人其实都知道这次会面意味着什么
第二天一早
阿强蹑手蹑脚的走到阿珍旁边
低声的在阿珍耳边说
要代他走
接着拿出存下的钱
收拾行李
然后去超市偷点零食
还有妹妹最需要的卫生巾
甚至联系好司机
一切准备妥当
可当他回家后
现实的残酷让他陷入了绝望
父母正粗鲁的把妹妹卖出去
阿强再也忍不住了
这是他第一次正面反抗父母
可那又有什么用
阿强实在太小
既然打不过
只能是苦苦哀求
可还是无法改变妹妹的命运
他看着妹妹离去的背影
泣不成声
压死骆驼的从来不是最后一根稻草
而是压在身上的每一根
生而不养
他们不配为人父母
阿强愤怒地踢了两下门框
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父亲觉得女儿和自己生活不会有希望
吃的喝的都不够
也不能洗澡
嫁过去之后
起码有一张真正的床来睡觉
自己从来没有想过
也根本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
有人曾告诉过他
一个人的孩子将会是这个人的脊梁
但现在他们打断了父亲的脊梁
伤了他的心
离家之后
阿强独自坐上了开往克拉的车
他在车上遇到了一个身穿蜘蛛侠服装的老人
但她自称是蜘蛛侠的堂兄
蟑螂侠
老人问起阿强要去哪儿
阿强随口说奶奶家
蟑螂侠觉得他奶奶一定很幸福
不像自己没人照顾他
谈话间蟑螂侠要下车了
他在旁边的游乐园工作
阿强朝窗外看了一会儿
也要求下车
他也来到了游乐园
可找了很久就是没有找到蟑螂侠
阿强独自坐上摩天轮
看着眼前这边大海上美丽的日落
眼中充满了无助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更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儿
阿强逛了一圈
带出来的食物也吃完了
但他不想回家
想在外面生存
就必须找份工作维持生计
阿强又累又饿
在游乐园的餐厅
遇见了一个名叫翠花的清洁工
她是埃塞俄比亚人
独自抚养着一个小宝宝
为了工作
翠花只能把孩子藏到洗手间
等没人的时候才能去喂养孩子
她很同情阿强
但自己的生活也很窘迫
翠花看着他
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她艰难的做了一个决定
让阿强在家里帮她照看孩子
这样一来
阿强及有了容身之处
翠花也可以放心的出去工作了
这天晚上
翠花捧着从后厨捡回来的生日蛋糕
给小宝宝过了个生日
他问阿强你想念家人吗
阿强小口的吃着巧克力
说最想念妹妹
但是她已经嫁人了
法官问翠花
是不是放心把孩子托付给阿强
翠花表示
一开始是有点担心的
但是看他们像兄弟一样就打消了顾虑
就算做了那样的事
自己也不会责怪他
翠花的证件快到期了
他害怕如果不及时续签会被抓走
所以想找露天市场的王虎办一张假证
但对方要价1500美元
翠花根本付不起
如果她把孩子给自己
可以帮忙
翠花气愤地表示自己不会这么做
自己也能藏好孩子
也能养活他
王虎说
他的孩子根本没有合法身份
也可以说
在没出生时就已经死了
甚至还不如一罐有生产日期的番茄酱
翠花听他这样说
流下了眼泪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
王虎同意便宜200美元
但翠花只有七天时间
为了筹钱
翠花开始不断找兼职
但是没人肯用她
餐厅老板也拒绝预支工资
这天一大早
翠花精心打扮了一番就出门了
可很晚很晚也没见翠花回家
阿强来到了翠花工作的餐厅
得知她从昨天起就不见了
或许露天市场的王虎知道线索
于是阿强带着孩子来到了露天市场
王虎对孩子很感兴趣
但是他也不知道翠花去哪儿了
到家后
小宝宝一直在吵闹
阿强知道他是饿了
他只能到附近商店
给他买了最便宜的奶粉
但孩子吃惯了母乳
接过奶瓶喝了一口后就不愿再喝
家中的食物大多已经腐败
冰箱里也只剩下两盒冰块粘在上面
阿强在冰块上撒些糖
两人就这样饱餐了一顿
为了找翠花
阿强每天都带着孩子去露天市场
在这里认识一个女孩
女孩知道一个救济粮的发放地点
但阿强不可以
因为他不是叙利亚人
谈到未来
女孩幢憬着说
总有一天自己会离开这个地方去
瑞典
在那里
没人会问你是从哪来的
他会有属于自己的房间
听说那里的孩子都不会非自然死亡
而市场里的王虎向她承诺过
会帮他实现这一切
阿强想去领取救济品
于是对着镜子练习起了叙利亚口语
阿强成功了
他拿到了一些生活所需的物品
洗衣服的时候
阿强偶然发现了一张床单
为了生存
他估计重施
谎称是他的妈妈生病了弄到了药
接着捣碎药品
混入海水开始了贩毒
生活似乎正在向着好的前进
她之前听了女孩的话
也想着存钱找王虎帮忙离开这里
就在她以为即将梦想成真时
房东收回房子
而阿强赚的钱还都藏在屋内
为了生活
阿强真的想尽了所有办法
但一个大孩子养活一个小孩子真的是太难了
阿强实在没有办法
便想着把宝宝带到人多的地方丢弃
他站在远处躲了很久
希望有好心人会收留他
没有人靠近
无奈之下
阿强只能将孩子托付给了王虎
对方答应会给孩子找个好人家
并给了阿强400美元
还承诺可以送他去瑞典
不过这需要一些证件
阿强必须回家去取
父母见到了失踪多日的儿子
没有过多的喜悦
而是打骂着质问他这段时间到底去哪儿了
阿强拒绝回答
吵着要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
父亲打开盒子
其中有驱逐通知
还有医院账单
阿强这才知道有人进了医院
而且情况严重
父母顿时沉默下来
让其他的孩子门也闭嘴
阿强猜到是妹妹阿珍出事了
而且是一定和富贵有关
于是
转身从厨房抄起一把刀就跑出了家门
法官将受伤的富贵传唤至法庭
对方表示自己的确取了11岁的阿珍
法官问她11岁的女孩儿是否懂得婚姻
富贵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他已经成熟了
富贵觉得
他身边很多女孩都是在这个年纪结婚的
自己的继母也很年轻
也从来没有人因此死去
阿强入狱后
妈妈去看过他一次
但是阿强态度格外冷漠
妈妈不理解为什么儿子会这么恨他
阿珍毕竟也是自己的女儿
发生了这种事
他也很难过
母亲告诉阿强自己又怀孕了
如果是女孩
那就他取名叫阿珍
这又深深的刺激到了阿强
她让母亲别再来了
然后就离开了
监狱会定期播放一些时事节目
阿强发现电台很关注儿童不公现象
于是拨通了节目组的电话
我想起诉父母
我希望大人能听我说
我希望无力抚养孩子的人
别在生了
暴力侮辱和殴打
链子管子和皮带
我听过最温柔的一句话是
你这个垃圾
生活就是一推狗屎
不比我的鞋子更值钱
电影到这就结束了
阿强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
告诫所有父母
没做好准备
就不要生下孩子
如果孩子感受不到家的温暖
就会对整个世界感受绝望
这样会摧毁一个孩子的一生
阿强是个乐观善良的孩子
为了不让妹妹做童妻反抗
也会觉得不好婴儿解锁脚镜。
也会心疼婴儿解开脚镣
可惜他把童真展现给世界
却被世界用匕首刺穿。
当他把婴儿给了别人的时候
才能知道他保护不了任何人。
如果不生在这种家庭里
他一定会有美好的生活。
当他看到一个比自己更悲惨的婴儿时
但你比那些成年人更清楚什么是责任。
父母是世界上最高尚的终身职业。
可悲的是,他们可以在没有任何职业培训的情况下工作。
因此,许多孩子得不到应有的照顾。
许多父母这样做是为了个人利益。
站在家庭和道德的制高点
做残忍的事
生而不养
何以为家
如果感觉不错
请用您发财的小手为作者点赞、留言
关注XX说电影
带你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