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小说家》电影解说文案

《刺杀小说家》电影解说文案

他有一项特殊的技能
随便扔的石头
力度和精准度都很惊人
他在这里等了很多天
只是为了找到自己失踪了六年的女儿
在这辆车里
藏匿绑架她的人贩子
他愤怒地冲向那个人
手里的棍子愤怒地摔得粉碎
直到那人的手断了 他才终于停了下来
从口袋里拿出女儿的照片
他正要说话
却让他们跑了
发现货车还在那里
然后愣住了
他们居然抓捕了整整一车的小孩子
他急忙打开所有的笼子
没有看到女儿
六年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一阵绝望从心底袭来
让他流下痛苦的眼泪
然而 他并不知道
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被监视着
她的名字是屠灵
是一家医疗机构的信息总监
她带着男人来到这里
因为他们有关于他女儿的线索
他们不是慈善机构
作为等价交换
他需要三天时间
杀死一个人
一开始他根本不同意
因为他会成为杀人犯
但是为了找到女儿
他只能拼命
目标是一个小说家
并不是因为他很有名
而是他的小说很诡异
书中的人物与现实联系在一起
就像这家公司的老板一样
每当书中的赤发鬼受伤
他的身体会有反应
比如晕倒
比如出血
比如即将到来的死亡
因为从目前的故事发展来看
赤发鬼肯定会死
他根据屠灵的消息找到作家
一路跟随
手里的石头随时准备索命
可无奈哪儿都有人
根本没机会下手
然而
当他尾随作家来到破旧的图书馆
机会终于来了
他小心关上房门
然后转身
完蛋 被发现了
不过作家貌似并不知情
只是好奇他为何跟随
人于是他只能冒充粉丝
而作家竟然相信了
成功躲过一劫
他开始寻找更多机会
然而
到处都是街道
根本不能下手
直到经过一个无人小巷
他拿起了一块砖头
分量刚好
然后第二块
第三块
可还没来得及动手
机会就没了
或许他没有做杀手的决心
或许他被男孩的故事感动
因为他发现
原来作家跟他是同一类人
他用6年时间寻找女儿
他用6年时间不断写作
他们都没有成功
但他们都没有放弃
终于
他们来到偏远的郊区
没有什么地方
比这里更适合暗杀
他趁作家写作时藏好
不能再等了
因为再等下去很可能会下不去手
他想起自己的女儿
猛地转身挥手
砸中了
他急忙从山坡跑下
心里止不住的颤抖
直到发现作家还活着
他终于松了口气
不对
他必须死
尽管不想 也得做
他拿起一块石头
虽然只有手掌大小
此时却感到无比沉重
他要坚定自己的信心
他要找到自己的女儿
他要把石头狠狠砸下
可他突然停下
小呀小橘子
小橘子
这是他写给女儿的歌
女儿最喜欢听了
小橘子
就是他的女儿
可这是谁在唱啊
他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唱歌的人一定认识自己的女儿
顺着声音寻找
发现一个捡垃圾的男孩
激动和震惊让他失去理智
抓住男孩的双手甚至要把骨头捏断
男孩拼命反抗
然后逃跑
他赶紧追上
无奈这里的巷子实在太多
追着追着
就追丢了
然而
意外发生
他在一个小摊看到一个人
拐走女儿的人贩
委屈 愤怒 杀心
他抓起桌上的台球
一球一个将他们打到
球扔没了用酒瓶
直到站着的只剩人贩一人
他狠狠砸向他的后背
然后第二颗 第三颗
每一颗都带着他对女儿的愧疚
每一颗都砸断一根骨头
人贩怂了
天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把他活活打死
虽然
说出真相他可能死得更快
原来
人贩把女孩装进麻袋
因为怕孩子闹
给她灌了大量迷药
可药罐多了
孩子可能醒不过来
就把孩子扔在了戈壁
自生自灭
他想起跟女儿一起的时光
那么天真
可她竟受到如此虐待
一股邪火从心底迸发
他甚至从没这么渴望杀人
就算会被枪毙
也不能让人贩
多活一天
可他失败了
一只脚将他无情端飞
是屠灵
她不想这个父亲走上绝路
因为要相信我们的法律
在车上
男人逐渐恢复理智
人贩说自己的女儿死了
那屠灵说的女儿的消息是真的吗
他用恳求的眼神询问
等到的却是沉默
因为她也怀疑
老板说的是不是真的
男人好像得到了答案
原来根本就没有希望
一向冷酷的屠灵不知如何安慰
只能让他退出刺杀
甚至无视老板在耳机里的反对
她被这个男人感动了
可男人此刻只想复仇
他要亲手杀了小说家
用他的命换人贩的命
然后迈着坚定的步子
离开了
这是刺杀的最后一天
他约小说家在楼顶见面
他的机会来了
小说家自己站到楼顶边缘
被石头砸后
他从没感觉这么轻松
不用继续坚持
也不用去等希望
因为希望一直不来
唯一可惜的
就是男人这个人物
在他的小说里还没写完
小说里他是一个红甲武士
额头被人砍了一刀
而就在昨晚
他的额头被酒瓶划破
跟小说里的伤口
一模一样
然而
不只是他
小说还有小橘子
她是一个被父母弄丢的孩子
独自一人活到现在
他想起这部小说的魔力
然后他看到了希望
他陪作家继续写作
因为还会有杀手赶来
可万万没有想到
杀手来得这么快
于是一场激烈的战斗
开始了
眼看胜负已分
这个男人给自己注射了毒品
变得异常强大
几个回合下来
他就要走投无路了
然而
一个黑影突然袭来
是屠灵
虽然她的身手很棒
但是这个人怎么都打不死
每一击
就像沉入大海
直到她被打得站不起来
以为要结束了
可还没等他下手
两个白色的球高速飞行
然后它们相撞并躲过阻碍
打中了那个男人的头
看起来像胜利
但还是失败了
一共有三个杀手
当屠灵解决了作家身边的杀手
作家还是被刺伤了
救护车很快就会来
幸运的是 作家没有被击中要害
但小说还有最后一段
所以这个父亲
给它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赤发鬼死了
红甲武士与女儿重逢
而真正的老板
则会面临法律的制裁

却在医院楼下
看到了一个最美的小天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