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电影《新狼人传说》解说文案

悬疑电影《新狼人传说》解说文案图片[1]-悬疑电影《新狼人传说》解说文案-洛小可解说网
男孩出神的望着眼前的稻草人
然而他似乎活了过来
下一秒男孩眼前缓缓飞来一个女巫
今天给大家带来最新悬疑惊悚电影
《新狼人传说》
场面全程血腥恐怖
时间来到1917年
索姆河前线上尉正在巡视阵地
士兵已经整装待发
突然空中爆炸了几发毒气弹
士兵们立马戒备起来
紧接着德军开始一轮炮击
法国士兵开始冲锋
殊不知
前方德军的马克沁早已饥渴难耐
一阵扫射
伤员躺满了医院
被截去的手脚装满了一桶又一桶
上尉也被抬了进来
医生立马为他手术
此时他嘴里念叨着一首古怪的童谣
医生成功取出两颗子弹后发现了异常
果然在先前的弹孔里
他取出了一颗神秘的银质子弹
丰富的经验告诉他
这并不是德军的子弹
一位优雅的女士缓缓走向房间
她担忧的看着窗外
拿起柜台上的合照久久不能回神
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
35年前夏洛特还是个小姑娘
每天和调皮的弟弟爱德华吵吵闹闹
看着被气走的女儿
母亲伊莎贝尔耐心的教导着爱德华
处理完琐事
她吩咐女佣阿奈斯准备一些热水
自己想要洗个热水澡
这个男人就是一家之主
劳伦特是这个小镇的地主
看见妻子正在沐浴
他转身回了房间
伊莎贝尔一边费劲的打扮自己
一边慈爱的看着树下练剑的爱德华
夜晚
吉普塞部落驻扎在离小镇不远的郊外
女主人交给男子一盒银币
只见他拿出一个头骨
再将银币融化
片刻之后
他交给女人一个木盒
里面是一副银质缭牙
屋外的声响惊动了姐弟俩
房间里劳伦特正在和地主们商量
吉普赛人如今就在不远处的田野扎营
并且声称土地属于他们
这让劳伦特很不爽
便组织众人计划将吉普赛人驱赶出去
第二天劳伦特带着众人来到营地前
片刻之间
便将吉普赛部落围的严严实实
随后便开始了恶行
大火烧毁了一切
遍地都是尸体
属下表示
正是这个女人想要用这幅缭牙咬我
女子此时还在强调
这片土地属于吉普赛人
你们强占土地会受到谊咒的
但对方哪能听得下去
他们三两下便制住了吉普赛男人
随后利掉了他的双手双脚
在袖口塞进一些稻草
将其做成稻草人
绑在木杆上暴晒于太阳之下
女子也逃离不了厄运
只见两个男人将挣扎的她
一脚端入土坑
随后拿起铁锹开始填土
这是打算活埋了女子
她的双手紧紧握住木盒
嘴巴不停的嘟囔着
说着一些神秘咒语
而此时劳伦特的妻儿正在练习歌谣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夏洛特来到田野
面前正是曝尸于荒野的吉普赛男人
他蹲下用手创着地上的泥土
这时木杆上的男子却突然动了一下
原来只是一场噩梦
爱德华正在树下练剑
远处的浓雾引起他的注意
他一人走进树林
兜兜转转来到了田野
面前还是那一具尸体
突然他跪地创土
挖出了那个装有银质缭牙的木盒
这时不远处
悬浮的女尸径直向自己飞来
小伙伴们正在跳皮筋
提米明显心不在焉
他忧心冲冲的告诉夏洛特
他看到了一些东西
随后带着小伙伴们进入树林
路上多次要求小伙伴们一定要发誓
不能告诉任何人
这件事一旦被夏洛特的父亲知道
自己家人就会遭殃的
众人一一发誓后
提米带着大家继续前行
眼前便是吉普赛稻草人
提米询问跟过来的小朋友
在这片土地着火以后
有没有人天天梦见银质的缭牙
果不其然
每个人都举起了手
接着提议要找出那个木盒
爱德华显然不想惹祸
但也没能阻止提米
他三两下便扒出木盒
拿出里面的燎牙塞进自己的嘴里
脸上青筋突然爆起
转身抓住爱德华一顿啃食
劳伦特将受伤的爱德华抱进屋
爱德华眼神呆滞的看着一个方向
医生看向他脖子处的伤口
判断出是动物所伤
简单为爱德华包扎之后
嘱咐要让他静养一段时间
当晚夏洛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回想起白天所发生的事情
放心不下弟弟
便来到爱德华的房间
夏洛特的尖叫声惊醒了夫妻俩
等洛伦特赶到卧室时
爱德华已经不见踪影
只留下一床血迹
天刚蒙蒙亮
劳伦特便组织众人
来到树林寻找爱德华
夏洛特看了眼后面的提米
不知道该怎么做
饭桌上伊莎被米泣不成声
但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
女佣带着夏洛特来到教堂
趁其不注意
来到了早已等在此处的提米身边
他紧张的询问夏洛特
你告诉其他人那天发生的事情了吗
夏洛特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那天的事情他只字未提
夏洛特抹干眼泪
门却突然开了
提米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他不敢面对其他人
刚走不远
他在对面不远处的树林里
看见了赤身裸体的爱德华
提米还是追了上去
警长找到了病理学家约翰
表明最近一起失踪案
可能与你一直以来寻找的东西有关
树林里又出了一桩命案
这次约翰也跟着过来调查
小木屋里一具男孩的尸体令人作呕
此时已经生蛆腐烂
约翰观察着尸体
从提米胸前拿出一张纸
并将他身边的木偶收了起来
他告诉劳伦特等人
男孩是由于受到野生动物的攻击而死
咬痕和狼的牙齿所吻合
搞清楚状况
警长当即表示
国家现在正处于霍乱流行病时期
人手实在不够
自己就先回去了
约翰却不着急
表示自己
将会在这里继续调查爱德华的失踪
劳伦特将事情的始未告诉了约翰
来到门口
他注意到了门上的血迹
告诉夫妻俩必须在一楼做好防护措施
饭后夏洛特在练习歌曲
两句之后她便硬咽着发不出声音
她又想起了失踪的弟弟
母亲上前安慰着
并让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休息
窗外工人们在装订木板
屋内顿时变得压抑幽暗
夜晚约翰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来到了那片田野
来到了吉普赛男人面前
往事在他眼前重新上演
他不受控制的去创地上的泥土
成功找到了装着缭牙的木盒
他继续往下创土
却摸到了一具尸骨
正是吉普塞女巫的头颅
约翰转身看见了已逝的妻儿
下一秒恶魔出现在两人身后
他大喊着不要
原来又是一场亚梦
穿上衣服来到大门
刮蹭下门上残留的血迹
随后将他放在显微镜下
结果似乎在他意料之中
思索片刻
他拿起小刀划破自己的手指
将血液放到图片上
又观察了起来
显微镜下他似乎看到了异样
突然
外面传来的声响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让身后的劳伦特将猎枪拿过来
夜色已深
两人打算不再追上去
立即决定召开家族紧急会议
他向众人提出
这段时间一定尽量减少外出
地主们当然会保护好自己的性命
但村民们就不一定了
三个村民来到野外
他们需要完成今天的任务
为果树绑上支架
三人分工合作
卡布却突然听见树林中传来响动
便拿起树枝走近
眼看着卡布没了身影
安妮转身呼喊着另一名同伴
但对方却没有回应
女子缓缓走近
怪物朝着安妮扑了上去
就在即将扯破她的脖子时
卡布推开了怪物
对着安妮大喊
快跑
在约翰和一众人到达事发现场
两个村民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根据安妮的描述
这是一个像龙一样的怪物
由于失血过多
他也没说太多就晕了过去
得知安妮被咬
约翰跟着来到安妮住处
却发现她已经不见了
窗台上是斑驳的血迹
约翰再次强调
所有村民必须转移
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教堂
在那里要保持封闭管理
现在你的家人和村民都在被追捕
他们全都受到了祖咒
此时
树林里的安娜正在艰难的前行着
约翰独自一人来到之前的小木屋
确认四周安全后便开始干活
在门前布置了一个捕兽夹
随后拿着铁钦挖了一个土坑
里面布满尖锐的木刺
再在上面盖上麻布
一个陷阱就制作好了
他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醒来时发现木屋里正有一个怪物
约翰冒雨将怪物尸体运了回来
扯开麻布
几人一脸惊恶
约翰拿出刀具划开怪物的肚子
接着掀开他的肚皮
里面白色物体正在不停的蠕动着
正慢慢挣脱白色肉膜破肚而出
看着熟悉的面孔
属下想要上前帮一把
此时的她面目挣泞
眼神呆滞
肢体正以怪异的姿态弯曲着
这时安妮发出一声嘶吼
眼看着就要破萤重生
约翰立即提醒下属索尔
他扣动扳机
顿时血肉横飞
此时劳伦特呆滞的询问
我的儿子也会是这个下场吗
他请求约翰
不要让自己的妻子知道这件事情
他会接受不了的
约翰表示
这一切
都是因为那个被埋在地下的女人
在这里每个人都会做一样的噩梦
这是因为他诅咒了这片土地
这样的祸事还会继续发生
但劳伦特却并不相信
为了保命
家里的佣人也离开了此地
夏洛特一脸不舍的和女管家告别
约翰找到夏洛特
告诉她
自己曾在提米身上找到一篇文章
上面讲了关于银器的事情
当银在熔炉中融化
你也将会融化
夏洛特终于说出
银质缭牙的下落正藏在教堂的偏厅
约翰告诉索尔现在必须要部署人马
另外自己还需要一个铁匠
树林里无数猎犬
正在到处寻找怪物的下落
女佣阿奈斯撞着胆子来到外面收衣服
洁白的床单挡住了他的视线
此时约翰已经将银质缭牙融化
将他们制作成了子弹
劳伦特也带着巡逻队伍回来了
但却一无所获
他看着女佣苍白的脸庞
祝福她照顾好自己
晚饭时间
伊莎贝尔也发现了阿奈斯颤抖的手
做完一切
阿奈斯忍痛来到厨房休息
约翰在阳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却注意到不远处床单上的斑斑血迹
回到餐桌上询问有人失踪了吗
劳伦特态度冷淡
要求约翰明天就离开这里
不再需要他的帮助
约翰表示会等到军队过来
这里正处于危险之中
自己不会放任不管
说完回到房间坐在阳台上
阿奈斯此时正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肚间一抹鲜红让人不得不注意
房间里的劳伦特听见一阵怪异的声音
环顾四周发现是通风口传来的
他拿着猎枪前去检查
发现妻子正楼着夏洛特熟睡
他又向楼上走去
阳台的约翰将猎枪靠在门上
来到厨房打算给自己来一杯咖啡
劳伦特此时向着阿奈斯的房间走去
床上空无一人
突然他的蜡烛掉落点燃了窗帘
伊莎贝尔被楼上的声音惊醒
来到厨房询问约翰有没有看见劳伦特
这时楼上的枪声引起两人注意
约翰赶到楼上里面已成一片火海
他下楼提醒母女赶紧离开
却看见伊莎贝尔正指着一个方向
她表示刚刚劳伦特冲了出去
约翰在仓库找到了满身是血的劳伦特
此时他正跪在地上
他表示是阿奈斯咬了自己
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变成怪物
他更是嘱托约翰
帮自己向妻子和女儿说声对不起
说完就点燃了地上的酒精
伊莎贝尔正准备带着女儿下楼
却看见了楼梯上的怪物
两人不得不返回
成功躲过一劫的两人
在门口遇见了约翰
伊莎贝尔不停的询问劳伦特去哪里了
但约翰却避而不答
只说现在必须要去教堂
那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三人在树林中穿梭着
半路看见了管家的马车和两具尸体
原来他们也没能活着走出村庄
约翰拿枪对准怪物
见他不敢上前
这才想起自己使用的是银质子弹
便拉起两人向教堂的方向跑去
三人终于安全了
约翰将庄园着火的事情告诉众人
并表示劳伦特已经彻底的离开了
提米的父亲这时提出不想再躲藏了
这样藏着也不是办法
约翰表示不要着急
我身上有能解决怪物的东西
只要等天亮的时候
找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猎杀他
这样就不会殃及无辜
提米父亲的情绪缓和了一些
约翰拿出在提米身边发现的木偶
将他递给对方
一切平静下来
他来到伊莎贝尔身边
将劳伦特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是被阿奈斯咬了一口
临死前他让我带给你一句对不起
深夜趁着众人睡着
伊莎贝尔跪在教堂里
祈祷上天能够将儿子还给他
突然传来了声响
循着声音走去
那场战役中的上尉
正是长大的爱德华
医生之所以从他身体中取出一枚银弹
是因为35年前那颗银弹从未取出过
庄园前约翰将大门钉死了
夏洛克将从教堂地上捡到的银弹
还给了约翰
一旁爱德华正生无可恋的看着地面
夏洛克表示
爱德华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