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想成为百万富翁》苏军传奇飞行员,没有腿开飞机,击败德军成为国家英雌

图片[1]-《谁想成为百万富翁》苏军传奇飞行员,没有腿开飞机,击败德军成为国家英雌-洛小可解说网1941年12月
西部战线天地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德军第四装甲师的小分队
冒着严寒正慢慢向着莫斯科推进
苏军飞行大队队长科姆列夫
驾驶着e22对地攻击机正在空中搜寻目标
装甲小分队很快就出现在视线范围
科姆列夫通过无线电呼叫撩机
通知下去好好招呼客人
德国人慌乱中架起对空炮火
对着拥有122毫米的伊尔二来说
这些子弹打在机身上
当挠痒痒还是不错的
下面那几辆装甲运兵车和坦克
就完全变成了老鹰爪子下的小白兔
两枚rs82型火箭弹禁止地面
在爆炸掀起的泥土中
德国兵开始抱头鼠窜
对于入侵家园的第一人
科姆列夫毫不客气的丢下十几枚炸弹
送鬼子去投胎转世
接着就是跟随的辽机
一枚火箭弹把坦克炮塔炸起十几米高
随后表姐也投下大量炸弹
面对两架黑色死神装甲队丢盔弃甲
溃不成军
零伤亡
灭了六辆装甲车和五辆坦克
任务完成的相当漂亮
大家刚横起卡丘莎准备返航
没料到德军的复仇来的这么快
三架BF109战机从西面出现
快速从辽机头顶掠过
向科姆列夫的掌机扑去
了及后方的机枪手
无论如何呼叫飞行员都没有得到回应
他这时才明白飞行员已经阵亡
年仅19岁的机枪手无计可施
闭上眼睛做出最后的祷告
科姆列夫眼睁睁看着辽机坠毁
但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
BF109从后呼啸而来
机枪手扣动12.7毫米机枪招呼
德军见状立即散开
打算从三面对伊尔进行夹击
生死时刻
机枪竟然卡壳
机枪手只能掏出手枪还击
德军飞行员看到这一幕笑了笑
明白到是怎么回事
于是死死咬在后面
伺机发出致命一击
正当德军飞行员要按下发射开关时
不知不觉的
形势在两秒内逆转
这次变成了科姆列夫在后面摇尾巴
密集的子弹转眼就把第一架109打到空中解体
与此同时
第二架109出现
击穿了伊尔的尾翼
第三架109则俯冲攻击
成功击中机头
科姆列夫随即发现引擎被击中
燃油正在不停外泄
他知道返航是不可能的了
现在只能找地方紧急迫降
不远处的小桥有个德军哨站
看见有苏军的战机
88毫米防空炮随即进入作战状态
开始不断射击
无数炮弹在身边爆炸
科姆列夫往右急速侧飞紧急避险
可一枚炮弹还是击中左翼
飞机失去平衡
开始摇摇晃晃
像被大风卷起的树叶
德军地面部队随即出发
士兵带上迫击炮来追击苏军的飞行员
科姆列夫想投下机载烟雾弹
却发现被卡住了
两架德军的BF109此时也追上来了
他们没有攻击
而是选择静观其变
前面是一大片空旷的雪原
科姆列夫说了一句
快乐的
地面部队很快就追到迫降点
机枪手取出了刚才卡住的弹壳
然后扣动机枪对着德军疯狂开火
十2.7毫米大口径子弹穿过身体
完全能把人打成肉泥
德军不敢靠近
只能用迫击炮反击
两人的子弹很快就耗尽
被迫迅速撤离到身后的森林
科姆列夫被一颗炮弹震晕
机枪手没有丢下同袍
而是背着他继续向前
刚走出森林
迎面是一条河
拦住去路
机枪手用树枝撬开浮兵
把科姆列夫放在上面
让他顺水飘走
自己则从另外一个方向吸引德军
当科姆列夫醒来时
被对岸追来的两个德军发现
他跳入冰冷刺骨的河水里
奋力游到另一面河岸上
此时冰天雪地
德军不敢下水去追
但子弹可以
一发子弹击中了小腿
幸好他及时躲进树林
总算暂时安全下来
到了晚上他点燃篝火烘烤衣服取暖
并拿出地图规划回到莫斯科的路线
这将是一条漫长的路
饿了吃野果
渴了喝雪水
他拄着拐杖步履蹒跚
向着东面前进
第三天晚上
稀稀碎碎的声音惊醒了在篝火边睡觉的科姆列夫
突然一只恶狼扑来
他用尽全力把狼推到沟谷里
恶狼呜鸣两下落荒而逃
四周的树林中有很多双闪着青光的眼睛
他打出了一发信号弹
受惊的狼群
这才扭头逃走
休息过后继续前行
狼群很聪明
看出了猎物有武器
他们就远远的跟着
等候机会再发动进攻
克姆列夫近情况不妙
一瘸一拐跑到树林里面
眼看就要被狼群追上
他掏出手枪与狼对峙
狼很聪明
吃过这东西的亏就不敢随便靠近
科姆列夫探出头一看
顿时浑身发凉
这竟然就是把他打下来的小乔少战
如果刚才开枪杀狼的话
就一定会暴露
警报声响起
有三架苏军飞机来袭击邵战
狼群被爆炸声吓跑
外面的高炮被飞机端掉
有名德军新兵为了躲避炮火慌不择路
竟然跑到了科姆列夫前面
刚想喊人就被两枪送回老家
检查阵地时
德国军官发现新兵是被手枪打死的
推断出先前的机师就在附近
顽强的求生意志支持着科姆
列夫继续前进
他告诉自己
哪怕爬也要爬回莫斯科
连日来他的脚一直被雪水冻住
晚上只能靠摩擦来缓解
知觉恢复后换来的是钻心的疼痛
狼群到此刻还没有放弃
依然在盯着这个肥美的猎物
看到科姆列夫在地上艰难爬行
狼群知道是时候发动总攻了
他只能步步后退
结果掉入了猎人的陷阱
也许是上帝的怜悯
运气真好
竟然避开了尖刺
陷阱外面的狼饿了好久
再也沉不住气
直接跳下来
精疲力尽的人张牙舞爪的狼
就在陷阱中展开搏斗
科姆列夫体力消耗殆尽
晕死过去
上帝再一次怜悯了这个战士
他被当地的猎户发现
藏在堆满甘草的马车上
躲过了德国鬼子的盘查
回到家里
猎户让女婿还有老婆送科姆列夫到地窖下面处理伤口
并进行简单的治疗
偏偏在这个时候德国中卫到访
他想猎户帮忙修理一下工具
大家在屋内聊天时
地窖下面的科姆列夫醒了过来
疼痛难忍的他刚想喊出声
就被医生按住嘴巴
这些细微的声音还是被中尉所察觉
幸好枪声惊动了老鼠
这才让中卫放下心来
到了半夜中尉发现火炉旁边有块染血的纱布
意识到苏军的伤兵就在这里
马上下令士兵去抓捕
打开地窖里面什么都没有
原来医生还有女婿二人提早拉着人逃了出去
丧心病狂的德军残害了猎户一家还烧掉了房子
中尉推断带着伤员
雪地前行会十分缓慢
于是带兵来追
沿着二人留下的深深划痕
很快就追上了他们
暴风雪变得越来越大
能见度急剧下降
女婿和医生只能暂时把科姆列夫留在原地
然后到前面去探路
德军为防止他们逃走
兵分三路分头追
中尉发现了几乎被雪埋住的科姆
列夫以为他已经冻死
科姆涅夫突然睁开眼睛
一枪杀死了中尉
二人听到枪声赶回
医生看到有德军被杀
认为会惹来麻烦事
选择独自离开
刚走出没几步就被逮住
最终残死枪下
只有女婿不离不弃
继续拉着科姆列夫走出森林
走到苏德交火的前线
女婿穿过呼啸的子弹
爬过冰冷的雪地
终于把她送到苏军阵地
此刻女婿有些松懈
挺起身深呼吸一口气
同学们
当科姆列夫醒来时
他已回到后方医院
命保住了
可双脚没有保住
让期望在蓝天再度翱翔的科姆列夫一度十分沮丧失落
他终日躺在床上
不言不语
直到著名歌星马西莫娃来到医院
为伤兵唱歌那天
歌声穿过窗户来到病房
让他的斗志重新燃烧
因为他知道
今天之所以能回到这儿
是七个人用姓名换来的
余生绝对不能辜负大家期望
他以惊人的毅力展开艰苦的训练
直到再次像普通人那样走路
1943年1月
科姆涅夫成为苏联空军63战斗机航空团的成员
驾驶着老朋友伊尔二重回蓝天
虽然这时他只能作为辽机驾驶员
但他并没有任何怨言
一直在等待着机会
一次突发的空战中
伊尔对地攻击机编队遭遇围攻
面对速度为680千米时速的DF109战机
伊尔410千米时速的速度
就是老鹰前的小麻雀
摆脱不了对方的围攻
就和敌人在空中周旋
因为速度上被压制
整支飞行编队遭遇到沉重打击
伊尔接二连三被击落
科姆列夫从后袭击了一架BF109
击穿对方机翼
德军飞机师紧急跳伞逃生
此时他与德军王牌飞行员古斯塔夫擦肩而过
虽然伊尔也是千疮百孔
同时弹药耗尽
机枪手也发出返航的请求
可古斯塔夫在后面死死咬住不放
科姆列夫拉杠升空
钻进云层里面
想摆脱缠绕
对方果然是王牌
离开云层后再次咬住尾巴
科姆列夫俯冲直下
紧贴着结冰的河面
利用弯曲的河道在低空进行蛇形飞行
抵消掉对方的速度优势
敌人子弹依然在后面不断飞来
他投下一枚炸弹想干扰对方
但古斯塔夫没中计
不远处是一座桥梁
那本来就是这次任务的轰炸目标
科姆列夫发射两枚飞弹
可惜没有命中
想起还挂载着一枚烟雾弹
于是就在接近桥梁时
果断开启释放装置
当伊尔安全降落到野战营地时
众人看着千疮百孔的机身
都不断用纯正的普通话发出卧槽卧槽的声音
真不愧是苏联的王牌飞机
接着当众人看到这位机师是个双腿残废的军人时
挖槽已无法形容心中的震撼
他们用最敬佩的目光
举起手送上对军人最崇高的军礼
俄罗斯战争电影飞行员致辞
完美结束
近年来俄罗斯战争题材电影都拍摄的不错
有不少值得一看的作品
两个月前我解说过的俄罗斯近代战争片天空
话说现在才67万
播放感觉有点低呀
希望大家多支持一下
帮我冲上100万播放吧
回头说说俄罗斯的战争电影
由于c
和摄影技术进步
以往难以想象的场面
今天得以轻松实现
所以观众们能在大屏幕里看到了一幕幕
让人热血沸腾的场面
希望在大荧幕中能看到更多精彩的战争电影吧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
我们下期再见
© 版权声明